顧問團隊 | 部門設置 | 公司新聞 | 政策法規 | 時事動態 | 項目運作 | 經濟貿易   企業郵箱
     
 
傳統文化
 

傳承傳統文化 建設生態文明

時間:2012-3-9  作者:中國環境報記者 霍桃    來源:中國環境報第3版

 

   在繼承古人長期積累的自然倫理思想和豐富生存智慧的基礎上,傳播環境文化,重建環境道德價值體系,并形成符合當今國情的人、自然、社會、技術之間的合理法制結構,已經成為環境保護者在新形勢下擔負的新使命。


  ■義與利,如何平衡?

     制定完善政策法規,引導企業發展綠色經濟

   一段時期以來,“天人合一”的儒家自然倫理觀在很多人頭腦中被唯我論價值觀所替代,想要恢復和重建,還需要走漫長的路。長期形成的唯我論價值觀在經濟利益的誘惑下,愈加難以動搖。

   社會在不斷進步,經濟在不斷發展,如何擺脫經濟利益的誘惑,重塑環境文化、培養環境意識?成為越來越多人開始思考的問題。

   “社會意識的形成有其物質基礎,而環境道德的滑坡主要緣于未受矯正的市場邏輯。可以通過政策法規的制定和完善,來引導企業發展綠色經濟。”環境保護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認為,企業家重視和追逐利潤是合理的、應該的,環境保護也是可以產生經濟效益的領域之一,因此以生態文明為特征的企業意識形態,包含了經濟利潤與環境保護共贏的含義,也包含了從保護環境中獲得經濟利益的意義。環境意識與企業利益相一致,有利于培養具有自覺和強烈環境意識的企業家群體。

   如果說,建立針對企業家群體的環境思想體系,是我們重塑環境道德價值體系的重要環節,那么針對我國現在所處于的市場經濟深度發展時期,這一舉措就顯得尤為重要。

   企業環境意識的形成需要借助懲治的手段,如同交通法規的處罰條款是養成駕駛員交通安全意識的必要途徑一樣,這與正面激勵是相輔相成的。夏光認為,應該通過環境宣傳和政策引導,使企業更多地進入循環經濟、環保產業、低碳經濟等綠色經濟體系之中,這些政策包括建立循環經濟基金、降低環保產業稅負、補貼清潔能源開發、提供清潔生產技術等。


  ■生態觀,靠啥啟蒙?

     應制定一個“完整的計劃”,發動一場弘揚環境文化的社會運動

   先進的環境文化和生態保護意識是長期培育與積淀的結果,不能單獨依靠自我覺醒和自我教育來實現,更要有主動、普遍的環境教育來啟蒙并加快其規范、成熟。

   環境保護工作一直非常重視使用宣傳教育手段,不僅用于推動環境保護工作本身,更承擔著促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和大繁榮的重要使命。

   為了履行好這一重要使命,我們需要制定一個“完整的計劃”,發動一場弘揚環境文化的社會運動。而這個“計劃”就是推動完善環境文化建設的法制化進程。

   “環保靠宣傳起家”,足見環境教育的優勢經驗。如何在此基礎上把環境意識進一步凝聚成環境保護的文化體系,升華為主流的環境保護意識形態,成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一部分?這就需要法律的巨大力量來進行約束和敦促。

    從今年11月1日起,天津市《環境教育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實施。天津市成為我國第二個立法實施環境教育的地方。這部《條例》以法規條文形式對環境教育定義、原則、對象、實施方式和途徑以及各級、各部門在環境教育中的職責和義務等進行了明確。

   《條例》的頒布與實施,不僅填補了天津市環境立法的一項空白,對于“探索先地方后全國的中國環境教育立法模式”也起到先行先試的作用。

   回顧這部《條例》頒布的背景,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市環保局總工程師包景嶺為我們展示了2009年的一組統計數據:天津市大中小學生約有144萬人,幼兒園兒童約有19萬人,而全市從事環境宣傳教育工作的各級專職人員不足百人。這對全市1300萬人口的環境宣傳教育任務來說遠遠不夠。


  ■教育法,怎樣創新?

    開展環境教育立法,保障環境教育全面有序深入開展

  據了解,目前我國中小學環境教育,主要還是依靠綠色學校、綠色幼兒園等創建活動的推動,沒有統一的教材,沒有統一的教學安排,多數學校的環境教育還停留在一些小范圍、小規模的活動上,內容和形式都相對單一。

   包景嶺認為,環境教育缺少約束性指標,主要由人為因素決定。是否開展環境教育,主要取決于本單位領導的認識和理念。因此,環境教育存在群體上的空白點和時間上的斷裂點。另外,面向社會的環境教育,大多通過一些社會活動來完成,缺乏系統性的教育機制,離普及全民環境教育的要求還差得很遠。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就是環境教育經費、場所等還未達到相關要求,缺乏固定平臺,這些問題和不足制約了環境教育開展,導致公眾接受環境教育不及時、不全面、不深入,不能有效地、有針對性地、系統性地實施全民環境教育。因此,有必要花大力氣,推動環境教育法制化,以保障環境教育全面有序深入開展。

   在談到環境教育應該包含哪些內容時,包景嶺說,首要是發掘我國傳統文化中的生態倫理思想,修復現代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文化斷層。向全社會特別是青少年一代進行傳統文化的再教育,讓他們意識到生態文明的根深植于中華文化之中,從而逐漸恢復對傳統生態倫理思想的認知度和自豪感。同時,啟發公民的環境權益意識和法治意識,形成持久的支持環境保護的社會力量。通過廣泛的法制教育,以法護法,讓公眾知曉和掌握環境權益與環保約束的法律規定,鼓勵通過合法途徑維護環境權益,不斷修改完善環境法律體系,擴展社會環境權益。

   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已經對環境保護提出了更高要求。開展環境教育立法是公眾的一種呼聲,也是環境保護的一種需要,更是重塑環境倫理觀的必由之路。

  目前,環境教育條例已經在寧夏回族自治區和天津市得以頒發實施,我們有理由期待,這一立法過程會在全國范圍內走得更快、更好。

傳統文化
撥云臺明鏡寺三元撐法太祖舒安老…
傳承傳統文化 建設生態文明
 
視頻窗口
 
顧問團隊
楊義軍…
                              …
任玉嶺…
                              …
方祖岐…
                              …
 
  電話:010-85759339 手機:13439152769
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09064931號    
Copyright © 2008-2019 北京舒安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至尊百家乐APP